1. <fieldset id='a25wv'></fieldset>

    1. <tr id='a25wv'><strong id='a25wv'></strong><small id='a25wv'></small><button id='a25wv'></button><li id='a25wv'><noscript id='a25wv'><big id='a25wv'></big><dt id='a25w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25wv'><table id='a25wv'><blockquote id='a25wv'><tbody id='a25w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25wv'></u><kbd id='a25wv'><kbd id='a25wv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a25wv'></i>

      <code id='a25wv'><strong id='a25wv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dl id='a25wv'></dl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a25wv'><em id='a25wv'></em><td id='a25wv'><div id='a25w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25wv'><big id='a25wv'><big id='a25wv'></big><legend id='a25w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a25wv'></span>

        2. <i id='a25wv'><div id='a25wv'><ins id='a25w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a25wv'></ins>

          一步一文錢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• 来源:一本大道道无香蕉_一本大道视频大全在线_一本大道香蕉大l在线吗视频

          從前,有一個姓索的財主,這傢夥是個守財奴,鄉親們給他取瞭個外號叫索公雞,說他是屬鐵公雞的,一毛不拔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年,村裡逢著罕見的旱災,地旱得都裂瞭,村裡的幾口井也接二連三成瞭枯井。奇怪的是,村裡的井都幹瞭,隻有索財主傢的井水還挺充沛。原來,索財主傢那口井正好打在水脈上,那水就是打不盡,什麼時候打,什麼時候有。索財主很得意,說這是祖上保佑,每天從井裡取完水,他就用一塊大石板蓋住井口,還拴兩條大狗守著,不讓任何人取一滴水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村裡有個老太太實在是渴壞瞭,想拿個瓦罐打口水喝,水沒打著,卻叫索財主的狗咬傷瞭。村裡人去找索財主評理,索財主卻說,老太太偷他的井水,活該挨狗咬。大傢恨他恨得牙根癢癢,紛紛說:這個索公雞咋不早死呀!”“閻王爺咋不把索公雞勾瞭去呀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還有人說:這個索公雞,等他死瞭我們誰也別給他抬棺,叫他屍體擺在傢裡,臭瞭也沒人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些話不知怎麼傳到瞭索財主耳朵裡,他聽到後嘿嘿一笑,故意在大街上說:我姓索的三十年五十年的還死不瞭,到那時候我的財氣更旺,還愁沒人給我抬棺?隻怕都爭著給我戴孝呢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可沒想到,索財主說這話還不到三天,他傢真就死人瞭,死的是索財主他爹。這天一早,人們發現索老太爺死在香案前,臉上還挺紅潤,身子卻早就冰涼瞭。索財主張開嘴一哭,全村人都知道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索財主馬上辦起瞭喪事,索傢是大財主,喪事一定不能辦寒磣瞭。棺材用的是最貴重的木料,還請瞭寺裡的和尚、觀裡的道士來念經、做道場。可是,除瞭戴孝的親人,村裡沒有一個人來吊喪,靈堂裡冷冷清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原來,鄉親們都商量好瞭,索傢的喪事大傢都別摻和,看他索財主有啥本事。他平時一毛不拔,就叫他爹在靈棚裡多躺會兒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索財主傢的喪事沒瞭鄉親們幫襯,果然玩不轉。最讓他犯愁的是,請不到人來抬棺材,這樣下去,遺體還不得爛在傢裡呀!沒幾天,索財主便沉不住氣瞭,他一咬牙,放出話去,誰給他爹抬棺,就給一兩銀子。抬棺要四個人,棺頭棺尾各兩人,這一下就要耗費四兩銀子,索財主這回也算是下瞭狠心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個條件開出去,還是沒有人來抬棺,鄉親們這會兒可算是擺開譜瞭。索財主一咬牙,又開出二兩銀子一個人的高價,鄉親們還是不來。再往上加,加到四兩一個人,都沒人願意抬這個棺材。索財主實在沒法子,隻好讓鄉親們自己開價,不管什麼價,他都答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鄉親們開出瞭價給索老太爺抬棺材,要一步一文錢,抬到墳地,有多少步就算多少錢。索財主一聽,偷偷樂瞭:一步才一文錢,從傢裡到墳地能走多少步呀?就答應瞭他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價錢講定,鄉親們呼呼啦啦地都來瞭,吊孝的吊孝,幫忙的幫忙,喪事終於能進行下去瞭。出殯那天,幾個壯漢把索老太爺的棺材抬起來,親人們哭著便往外送。棺材剛抬起來,往外走瞭第一步,便有人喊瞭一聲:一文錢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索財主心裡這個氣呀,棺材還沒出靈堂呢,這就開始算啦?再走一步,又有人喊瞭一聲:兩文錢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就這麼往前走著,棺材慢吞吞地剛被抬出索財主傢的院子,已經數到瞭八百文錢。索財主暗暗心疼,這才出傢門口,要是走到祖墳,還不定要多少錢呢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鄉親們抬著棺材在村子裡七拐八彎地走著,用瞭整整八千步才拐出村子。索財主心疼得直冒汗,一千文錢就是一兩銀子啊!這才出村口,要到祖墳得花多少錢呀!他這才知道自己上瞭當,一步一文錢,看起來少,真要算起來可就多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鄉親們抬著棺材向索傢祖墳的方向走去。一路上,索財主心疼得都沒心思哭瞭,跟著他們的步子算多少錢。走瞭半個時辰,眾人來到一片荒地,這是片亂葬崗,那些客死他鄉的人就在這裡入土為安。索財主突然高喊瞭一聲: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