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4essf'></fieldset>
<span id='4essf'></span>
  • <tr id='4essf'><strong id='4essf'></strong><small id='4essf'></small><button id='4essf'></button><li id='4essf'><noscript id='4essf'><big id='4essf'></big><dt id='4ess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essf'><table id='4essf'><blockquote id='4essf'><tbody id='4ess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essf'></u><kbd id='4essf'><kbd id='4essf'></kbd></kbd>
    1. <dl id='4essf'></dl>
    2. <ins id='4essf'></ins>

      <acronym id='4essf'><em id='4essf'></em><td id='4essf'><div id='4ess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essf'><big id='4essf'><big id='4essf'></big><legend id='4ess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4essf'></i>
          <i id='4essf'><div id='4essf'><ins id='4essf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4essf'><strong id='4ess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罪惡的搖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一本大道道无香蕉_一本大道视频大全在线_一本大道香蕉大l在线吗视频

            一、搖籃

              清朝末年,嶺南有個楊姓的大戶人傢,開的秀水綢緞莊日進鬥金。前些年,楊老爺去世瞭,將萬貫傢財留給瞭獨子楊少傑。楊少傑16歲時,娶瞭一個門當戶對的女子蘇淮秀,不料,三年無子,剛巧,楊少傑喜歡上瞭青樓的一個女子柳鴛,非要納她為妾,隔年,柳鴛就生瞭個大胖小子。而柳鴛也母因子貴,在楊傢得瞭寵。

              孩子剛擺過百日宴,楊少傑就喜滋滋地出門經商瞭。這天夜裡,柳鴛突然在房裡尖叫瞭起來。很快,老夫人帶著幾個丫鬟沖瞭進來。剛進門,就見柳鴛蜷縮在床上,不停地顫抖。老夫人詫異地問:怎麼瞭?柳鴛指著搖籃裡的孩子,哭著說:娘,有鬼呀……”老夫人抱起孩子,氣呼呼地說:這分明是我的孫子寶兒,哪裡來的鬼?柳鴛結結巴巴地說:剛才,寶兒半夜醒來大哭,我就起來給他喂奶。誰知,寶兒小臉憋得紫紅。我趕緊抱出來,寶兒就不哭瞭。喂完奶,我又將寶兒放進瞭搖籃。誰知,他又無端大哭起來,小臉憋得紫紅,仿佛搖籃裡有個人正在掐他的脖子。你們進來後,就又恢復瞭正常……”老夫人聽罷,突然臉色大變,吩咐丫鬟們先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丫鬟走後,老夫人迫不及待地問:快告訴我,還有什麼怪事?柳鴛搖瞭搖頭,焦急地問:娘,這個搖籃是從哪裡來的?是不是沾過什麼臟東西?老夫人沉下臉說:胡說什麼呢?這搖籃,是老爺當年請嶺南最好的工匠做的,用的是最好的藤木。少傑小時候還睡過呢,一直都相安無事。你產後太虛弱,一定產生瞭幻覺!說罷,將孩子放進搖籃,轉身匆匆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夜裡,老夫人剛躺下,又聽見柳鴛在房裡厲聲尖叫起來。老夫人趕緊又跑瞭過去。見柳鴛披頭散發,孩子正躺在地上哇哇大哭。老夫人心疼地抱起孩子,責怪地問:又怎麼瞭?

            柳鴛顫抖地說:陌生的娃娃跟寶兒差不多大,身上系著一個荷花肚兜,小臉一點血色也沒有。對瞭,他臉頰上還有一顆黑痣!老夫人聽罷,差點癱軟在地,說明天就請法師過來驅趕!當晚,老夫人摟著孩子,跟柳鴛同榻而眠。

            二、天火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老夫人果然悄悄請瞭一個大法師,在傢裡做瞭法。當晚子時,老夫人偷偷去瞭亂墳崗燒紙錢,隻見一個穿著荷花肚兜的娃娃從墳後探出瞭腦袋,雙手不停地在風中揮舞……老夫人嚇得魂飛魄散地跑回傢,之後就一病不起。郎中把脈後,開瞭幾副安神的藥。這天夜裡,老夫人朦朦朧朧睡到半夜,隻見一個披頭散發的白衣女子張牙舞爪向她走來。剎那間,老夫人嚇得大叫一聲,便癱倒在瞭床上……第二天便被發現氣絕身亡。剛巧,少爺經商回來瞭。楊少傑聽聞娘一夜暴亡,哭瞭半天才緩過神來。三天後,老夫人入土為安瞭。按習俗,楊少傑要在娘的墳前搭一個棚子,守靈七天七夜。這段時間,他吃住都在那裡,萬萬不能離開。不然,老夫人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寧,而楊少傑也會背上不孝的罵名。

              那幾日,楊少傑安安靜靜地在墳前守靈。每天,管傢楊安都會按時送來一日三餐。轉眼,七天過去瞭。第八天清早,楊少傑睡在棚子裡還沒起床。突然,有個街坊急急地跑瞭過來,大喊道:楊少爺,出大事瞭!楊少傑詫異地問:怎麼瞭?街坊氣喘籲籲地說:昨晚,你傢突然遭遇天火,結果,府上十幾口人無一幸免……”楊少傑聽罷,差點暈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在街坊的攙扶下,楊少傑哭著跑回瞭傢。遠遠地,楊少傑看見曾經金碧輝煌的宅院,變成瞭一片斷瓦殘垣,簡直慘不忍睹。此時,縣衙已經將燒焦的屍體抬走瞭。很快,知縣派人將楊少傑帶回瞭衙門。

              在停屍房,楊少傑看見兩排燒焦的屍體被白佈罩著,靜靜地躺在地上。知縣問:楊府上上下下總共多少人?楊少傑哭著說:不算草民,總共18口人!知縣抬手數瞭數:恩,一個也沒少!你要不要揭開白佈看一看?楊少傑搖瞭搖頭:多謝大人,草民心痛不已,哪裡還忍心去看?

              回到公堂,知縣狐疑地問:楊少傑,你覺得這火是從哪裡來的呢?楊少傑想瞭想說:可能是傢母靈堂失火引起的?比如,窗戶沒關,風吹倒燭火……”知縣捋瞭捋胡子說:可是,有一個現象很奇怪!據驗屍的仵作說,火災發生時,二夫人柳鴛竟然和管傢楊安赤身裸體地抱在一起。更奇怪的是,柳鴛手持匕首,刺中瞭楊安的胸口!

            楊少傑一聽,大吃一驚:什麼?知縣問:莫非,他們二人有奸情?楊少傑搖瞭搖頭:大人,這不可能!賤內柳鴛雖然出身青樓,卻也算知書達理。一定是楊安,這小子平日裡就心術不正。他見草民在外守靈,吃瞭豹子膽想強暴賤內。結果,賤內手頭剛好有一把匕首,為保清白,她慌亂中將楊安刺死……”說罷,又嚎啕大哭起來。知縣嘆瞭口氣:你說的很有道理,算瞭,這案子就算結瞭!楊少傑聽罷,這才俯身跪拜瞭一下,轉身哭哭啼啼地走瞭。

            三、翠濃

              眨眼,半個月過去瞭。楊府化為灰燼,所幸秀水綢緞莊相安無事。那段日子,楊少傑過得渾渾噩噩,夜夜在青樓買醉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楊少傑聽說怡春院來瞭個叫翠濃的姑娘,生得天姿國色。當晚,楊少傑就帶著大把銀票,買下瞭翠濃的初夜,醉醺醺上瞭樓。早早地,老鴇已經佈置好瞭喜房。這妓女的初夜,也相當於良傢女子的出嫁,相當隆重。楊少傑迫不及待地推開門,不禁大吃一驚。翠濃的臥室雖然佈置成瞭喜房,可是,色調卻不是大紅,而是陰冷的素白。而翠濃也是一身素白。此時,她正罩著一個白色的蓋頭,背對楊少傑而立。

              楊少傑正在發愣。突然,翠濃回頭哀怨地說:相公,你終於來瞭!說罷,緩緩揭下頭罩,露出瞭一張慘白的臉。剎那間,楊少傑尖叫道:鬼呀……”說罷,轉身就逃。誰知,門卻被老鴇死死地鎖住瞭。楊少傑聲嘶力竭地大喊:老鴇,快開門……”見沒人搭理,他隻好趴在門後,回頭央求道:饒瞭我吧?求求你?

              翠濃搖瞭搖頭,尖利地問:相公,你為何要害我?我倆本是結發夫妻,你怎舍得讓我獨自在陰間受苦,來來來,隨我一起去吧……”說罷,伸出利爪,惡狠狠地朝楊少傑抓去。楊少傑頓時跪倒在地,不停地討饒:我是迫不得已才燒死你的!你放過我,明日我就給你燒紙錢……”話音未落,突然大門被撞開,知縣帶著幾個衙役赫然站在門外。知縣冷冷地說:楊少傑,方才的話本官聽得一清二楚,你還有什麼話說?楊少傑這才明白,這隻是知縣佈下的圈套。